七月炎炎

【锤基】【现代AU】镜面人(完)

何时繁华笙歌落:

注意:设定Tom为Loki的部分灵魂转世,Tom只是一个普通的英国演员没有演过雷神,无真人RPS同人
Tom Hiddleston今天很忙。
他凌晨五点就起来化妆收拾,拍完一个动作场面后中午十二点还要去参加一个活动。他在车上吃了一个巧克力棒,一脸惆怅着摸着自己又少了点肉的小腹。
在这样下去别说人鱼线了,瘦成排骨都有可能。经纪人看他一脸郁闷,好心的给他塞了两个香蕉味的布丁,他转眼就高高兴兴的开始吃了起来。
今天节目还是蛮愉快的。Tom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两条长腿舒服的蹬在对面的茶几下面。观众热情,没有太多口误,有效的控制住自己的话痨……就是胡吃的胃有些不舒服。经纪人急匆匆的买楼下中餐馆的鸡粥去了,Tom把手交叉搭在脑后惬意的享受来之不易的空闲时间。
直到他无意间抬头发现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人。
两双绿色的眼睛静静对视了两秒。
…………谁在我面前放了一个镜子?Tom有些迷糊的想。
不,他不是我。黑色的半长发有些凌乱的搭在苍白还带有几丝血痕的脸庞,一双暗沉邪恶的绿眸不带一丝情绪的盯着不雅塌在沙发上的人,穿着一身犹如中世纪魔法师的修身长袍更衬着他消瘦虚弱,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兽倔强守着自己的仅剩的尊严。
上帝啊,他看起来要昏倒了。
他是谁?Tom看着对方好像虚弱晃了一下,下意识起身准备扶他却被脚下的茶几限制住了动作,面前的人真的如同魔法师一样毫无征兆的消失了。犹如一颗水滴落到海洋里不留一丝踪迹。
Tom愣愣的坐在原地,半晌掏出手机给经纪人打了一个电话。
“Gesscia是我,嗯对……我有个亲戚找我有点事…好的我下午六点会准时到,你让他们送两份粥到我的公寓来,好的拜。"他合上手机给前台漂亮的女孩告别,下楼开自己经纪人的车回家,他不知为什么有一股感觉,那个跟他长得十分相似的人现在应该就在他的家里,狼狈的喘息,或许还受这很重的伤。
他到底是谁……
一路加速超车,Tom气喘吁吁到赶回家,颤抖着手拿出钥匙开门撞了进去。
“这是你家,你为什么这么心急?”让他担心了一路的人穿着他的墨绿色的睡袍盘腿坐在客厅里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盯着气喘如牛的Tom。低沉华丽的男低音和Tom温柔的男中音不同,在不大的客厅环绕竟有几分诱惑的意味。
Tom把放在橱柜的水杯拿来喝了好几口才平息了呼吸,刚才电梯下来太慢,他整整爬了十层上来,现在才觉得腿酸的都快站不住。
“我还不是担心你……”他不满的嘀咕着,走上前去扯对方松松垮垮系着的腰带。魔法师毫无抵抗的看着面前这小子粗暴的扒开上衣,对右胸狰狞的伤口震惊的吸了口气。
“我就知道。”Tom严肃的肯定了自己,把抽屉里的医药箱拿了出来用绵签小心的擦着上面干涸的血迹。
Loki——被人压在身下的魔法师眯了眯翠绿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的如同欲振翅高飞的蝴蝶。“别乱动!”Tom跨坐在对方赤^_^裸的腿上,把对方乱动的脑袋扳回原位给伤口上面毫不留情的抹上双氧水。
双氧水特有的响声让人心惊,伤口泛上大量的白沫,Tom耐心的一点点用绵签粘完,才松了口气摊在Loki的身旁。
“你这两天就穿睡袍吧,等伤口结痂了再出去。”他浑身酸疼,幸亏伤口只是表面恐怖,但清洁完后只是皮肉伤罢了。
门铃响了,Tom把钱和小费给了送外卖的小个子,从厨具里拿出两个勺子一个给了穿衣服的陌生人。他重新坐下把鸡粥盖子给对方揭开,自己也开始喝了起来。
等等,有什么不对。
温热的鸡汤很好的安抚了正在抗议的胃,旁边人优雅的像是在吃一顿高档牛排,Tom无意识的看着他有些不熟练的拿起勺子又喝了一口粥,嘴角泛起满意的微笑。
这他妈浑身是伤闯入他家穿他衣服好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究竟是谁———


第二章
结果还没来得及问这个魔法师就睡着了。
Tom把手插在腰上,无奈的看着只喝了不到半碗粥就靠在沙发靠垫睡过去的人叹气。
他现在都不能确定他到底是昏过去了还是进入了深度睡眠。1米9的个子再瘦也不会多轻,Tom费劲的把毫无知觉的魔法师弄到自己床上,小心的不碰伤口把被子给他盖上。黑如鸦羽的头发铺散在洁白的枕头上形成一股诡异的美感,苍白的脸颊可息蝶翼的睫毛打出一片阴影,Tom抓了抓自己一头金色乱毛。
……黑色的好像比较适合自己?
我脑子在想什么呢?摇着头收拾一片狼藉的沙发,这才发现墙壁上晃动的钟表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的罗马数字。
Fuck!Tom都没来的及给自己换身干净的衣服就急匆匆的赶向片场,只来得及关掉所有的灯。
黑暗中Loki静静的张开眼睛,不自觉的蜷缩起来抵抗胸前伤口的疼痛,微微的喘息声如同受伤的野兽挣扎在泥沼里。
晚上十一点,Tom疲惫的打开房门。
气坏的经纪人都不给他带爱吃的甜甜圈了,他委屈的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三个蓝莓的回来当储备粮。不知道魔法师还睡着没,没睡可以跟他分享一个。
Tom把甜甜圈加热,准备去烧壶水冲热可可的时候,胸膛靠近心脏的地方突然一痛,他捂着胸口差点倒在地上。
好冷。
他咬着牙扶着把手坐在椅子上,胸前像是被人用小刀捅了一下,疼痛中泛着冰冷往人的心脏里钻。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些莫名的景象,一个高大的人举着锤子向自己砸来,胸前洞穿一把散着寒气的利刃,一只被摆脱温暖的手……
细微的呻吟声让Tom陡然一惊,不顾胸口的疼痛踉踉跄跄的奔向虚掩着门的卧室。他想起来了,这个伤口的位置就是他今天下午才刚包扎好的地方。
床上的人已经蜷成一团瑟瑟的发抖,Tom扑上去把人搂在怀里束手无策,Loki伤口的位置莫名的出现冰晶,已经覆盖了他半张泛着异常红色的脸庞。
身体冷的好像濒临死亡。Tom绝望的感受着怀里越降越低的温度,眼前闪过无数零碎的片段。一个漂亮的黑发男孩坐在草地上认真的看书,因为体型被排挤努力偷偷的练魔法,纤细清秀的少年跟在某个人身后眼睛里满满都是星光在闪烁…
“Lo…”Tom张了张嘴,梗在喉咙的名字最终突破了枷锁:“Loki!"
于此同时一双冰冷的手悄声无息的缠上Tom的脖子,怀里的人如蛇一般缠绕了上去,缓缓的将嘴唇印了上去。
寒冷的气息流入五脏六腑,Tom盯着眼前人红宝石般的眸子,唇齿被温柔的撬开,某些东西在他体内慢慢苏醒过来。
——我是Loki,来自阿斯加德。


Loki慢慢的睁开眼睛,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Tom光着脚蜷缩在电脑椅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网页上的故事看得入神,另一只手拿着热了两次的甜甜圈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像一只贪吃的小老鼠。
魔法师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人不雅的吃相。
他的确只往中庭这个转生身上留下了很少的灵魂碎片,但是再怎么也是自己的一个分身,几十年没见竟长成这幅模样,Loki眯起恢复成绿色的眼睛明显在盘算着什么。
“怎么会这样……”Tom无意识的嘀咕着,回头看见Loki醒来高兴的跑过来把他撑起来让他靠在床上的靠垫,给他把床头柜的水拿出来狗腿的递到嘴边。Loki也不抗拒的喝了几口润润干涸的嗓子,休息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旁边人像狗狗一样炽热的目光,不耐烦的开口:
“说吧。”
“上面最真实最完整的神话是你统治了阿斯加德,把你的哥哥Thor投入牢狱。而预言说必须杀哥哥才能一劳永逸,你却放了他,最后……”Tom挪动着鼠标,看着结尾那句“Thor愤怒的挥起锤子,鲜血四溅。”的悲惨结局说不出话来。
这个故事明显能感觉Loki对哥哥的爱与敬仰,但邪神自己却被所有人排挤最后死在最爱人手上的结局让他十分难受。
Loki轻蔑的看了一眼笔记本电脑。
“假的。”他不屑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中庭蝼蚁想像力太过丰富,几百年前我们几人的比赛被偶然瞧见就被当成我可悲的被所有人蔑视,欺负。”
中庭的蝼蚁摸了摸鼻子。
“我的确掌权了阿斯加德,但也是迫不得已。Odin猝然被人下药陷入沉睡,我只能假装被权利冲昏头脑的蠢弟弟把哥哥关进牢狱,等那人自己忍不住来冲我下手。”
“只是没想到竟是他……”邪神现在想起都能感受到那种穿心彻骨的疼痛。在自己身后忠心耿耿的手下竟然是那个背叛自己的人,他身上可是有自己亲自下的咒语,一旦背叛将经受万箭穿心的痛苦。
那天他按照计划去探望自己亲爱的哥哥,并表达了自己只是一时冲昏头脑现在就会放他出去。因为背后之人的背叛让他毫无防备的在哥哥面前被刺进了心脏,他瘫软到地上被那人扔下了彩虹桥,最后见到的场面是Thor愤怒的用闪电将那人劈成两半…
不,有什么出问题了。
Loki早都预料会有这种事情,Tom就是他的后路之一。他给自己下了追踪咒语,闭着眼沉思着整个事情的蹊跷之处。没有人能破的开他下的咒语,除非是同一血缘之人,但他明明已经灭了自己的家族……
“那你昨天晚上……”
“只是匕首上有针对寒冰巨人的咒语罢了。”
Loki被打断思路很不耐烦的回答,挥挥手不顾Tom“现在才早上六点!”的抗议命令他去买新鲜的甜甜圈给他吃。


在家里呆了整整三天,邪神大爷的伤口总算长好了。
大爷表示自己的魔法需要在外面进行操练,他也想买些衣服和吃食。Tom腹诽着明明想自己挑甜点一边忙不送的给Loki找他能瞧的上眼的衣服。
但是心高气傲的魔法师一件都看不上,最后勉强穿着百搭的白衬衫和黑色的牛仔裤出了门。黑色的半长发被随意的披在肩膀,一丝胡渣都不留的邪神眨着漂亮的绿眼睛看似乖巧倚着栏杆等系鞋带的Tom,硬生生把脏兮兮的栏杆靠出T台的效果。
Tom收到Loki“你在慢一点我就把你踹进垃圾桶”的信号,胡乱一绑赶紧开车带着邪神来到比较远的大型繁华街道。
他可不敢在近处遇到什么熟人。
到了这他也觉得很糟糕。
Tom不是没人夸他长得帅,但随意不修边幅的穿着和热情的微笑让他只会在街道得到几个注视。而Loki简直是把这个身躯的优点发挥到极致,翠绿的眼睛含着笑意如古老井水下的翡翠让人着迷,一路上不知多少人停下来对他行注目礼。
而邪神看起来也十分享受这样万人瞩目的感觉。Tom叹了口气压低帽子跟上Loki——他可不想被当成双胞胎——拉着魔法师的手在引起更大骚动之前把他引进这条街最有名的甜品店。
“这个,那个,嗯,还有这个奶酪布丁……”
Tom拿着刚才Loki指了几个地方的点餐单跟点餐员一一比对,在等待过程中无聊的看着地板雕刻的精致花纹,一时间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忘了自己还带了个人,直到热腾腾的布丁放在眼前才回过神来。
“好了,咱们走吧……Loki?”
Tom提着袋子转向邪神坐的地方,发现那里此时空无一人。拿着一堆甜点的演员瞬间慌了起来,也不顾自己的身份扔下袋子跑出去边找边喊,终于在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发现了邪神那墨绿色的背影
“不是跟你说不要乱跑么……呼……”
Tom又急又慌半天连气都弄不顺,他寻思着自己这几天已经这样上气不接下气几次,一边气冲冲的上前想拽住对方的后领把他揪回来好好教育一下中庭的不安全,却突然发现Loki前面有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身上都是纹身,鼻子眉间都有铁钉的混混。而现在这个混混正痴迷的盯着魔法师精致的脸蛋看,因为yuwang而吐出的舌尖上明显镶着一颗珍珠。他那带有龌龊意思的眼神毫无遮掩的打量着Loki的全身,意思不言而喻。Tom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法师也不反抗让那人越来越近,最后直接把手撑在墙上把Loki困在自己身下。魔法师看着越来越近的脸,眼睛里是幽幽的一汪泉水。
“跟我回家吧。”Tom咽了口口水映着头皮走上去拽Loki的胳膊,希望能顺利的混过去。
“我先来的好吗?你谁啊你。”混混不爽都快得手的美人,恶狠狠的转过头看是谁不知好歹。
“连脸都不敢露还呈威风?”他嗤笑一声直接把眼前这个又高又瘦的男子帽子给揪了下来。
“哎呀今天真是好运气,双胞胎美人啊?”混混震惊的看着那张与身下人一摸一样的面孔,贪婪的想伸手把Tom也拽过去,英国演员咬牙就把手打掉也不顾会暴露身份就准备跟那人拼了,一直没有动作的魔法师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头。Tom松下力气,看着对方的指尖挥舞出绿色的线条,瞬间缠绕在正准备动手的混混身上。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混混突然收了手,像是被控制一样僵硬的迈步离开巷子。
“你魔法恢复了?”Tom瞬间想起了正事。
“恢复了一点,但已经可以定位了。”魔法师漫不经心的玩弄手尖盘旋的绿色光芒。“魔法可是只认自己主人的,你别乱碰。”Tom讪讪的把跃跃欲试的手缩了回来,对着明显取笑他的魔法师讨好的笑了起来:“甜点都在面包店里,我们去吃吧。”
【终于把我写这篇文想看的情景写完了,散花!】


Thor的到来在两天后。
那天Tom正给粥喝烦的邪神老爷买意大利面,提着袋子走到半路忽然天空一声巨响,绿眼睛演员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万里无云澄澈的天空,下一秒一个身穿莎士比亚媳戏服的人就降落在自己面前。
他被落地的震动弄得差点把手上提着的袋子扔出去,正在努力保持平衡一只大手就扶在腰间,几下就把瘦成竹竿的Tom摆正了。
“谢谢。”站稳后Tom下意识的道谢,听见低沉的“没关系”才后知后觉的抬头看这个从天而降的人。
复古厚重的铠甲,跟Loki一样只不过是红色的披风(邪神那件现在在洗衣机里他还没来得及洗),像是阳光的璀璨金发,碧蓝一样的眼眸里面满满都是重逢的激动。
等等,Tom后退一步。这很明显是……
“Thor?”
得到对方肯定的点头后他波澜不惊的也点了点头,“Loki在我这里。”示意对方跟在自己身后后迈开腿像家走去,心里十分佩服自己强大的接受能力。但是因为一件事止不住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Loki?”最终还是抗拒不了诱惑。
“感觉不一样。”Thor心不在焉的跟在后面回答。
“我跟他相处几千年,什么情况我都不会认错他的。”
Tom默默的点了点头,却觉得这两兄弟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有点奇怪……
“到了。”Tom拿钥匙打开房门,邪神可不会放下身段为他开门,现在估计还蜷在沙发上看电影。
自从Tom帮他搜集了很多北欧神话有关的电影后,他基本除了睡觉就是窝在客厅吃甜食看电视。这次也一样,邪神披着那件他特别喜欢的墨绿色睡袍,像只猫一样躺在沙发上看《钢铁侠2》,就算Tom跟自己哥哥进门也只是懒懒的瞟了一眼继续事无关己的拿个布丁准备打开。
“Loki!你今天这是吃了几个布丁了??”Tom看着满桌子的布丁盒惊呆了,他昨天晚上才买回来了十盒,看数量魔法师已经解决了一半。
“吃几个又怎么了么,谁让你半天不回来……”邪神讥讽的看了一眼心疼钱的Tom,正准备继续讽刺就被自己故意当空气的哥哥按在怀里亲了上去。
Loki眨了眨绿眼睛,最后干脆闭着眼睛跟哥哥深吻起来,两人缠绵在一起不时有暧昧的水声从唇间传来。
………不明真相的Tom惊呆了。他查了那么多资料,也没有发现雷神两兄弟有这关系?这已经算是乱伦了吧?
“我们两又不是亲兄弟。”一个差点窒息的深吻后Loki喘息着坐在哥哥怀里,满意的舔了舔此时红润肿胀的双唇,Tom看着那动作觉得自己脸已经烧了起来。
“我以为……我已经把那个人拷问出来了。他被人用魔法操纵了而且是寒冰魔法……追踪你的线索让我耽搁了几天。母亲很担心你,现在跟我回家吧,弟弟。”
“我可不是因为你才回去的,是为了母亲。”邪神站起身来瞬间换上还没洗就干净的战袍。“你回去啊?”Tom愤恚于邪神明明有洁净魔法却让自己辛辛苦苦洗衣服,但还有点不舍得问。
“我想来还可以来。”
Loki漫不经心的招呼出魔杖挥手让Thor开门,对着Tom轻笑一声走了出去,门口一阵刺眼的光芒后,两人消失在露天的阳台上。
Tom收拾乱成一片的桌子才发现自己那件睡袍被邪神光明正大的拿走了,他苦笑一声,决定把这几天当作一个梦。
两年后
“Tom,这有关一个北欧神话的电影你有兴趣么?”
“我看看。”Tom喝着咖啡拿来剧本,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邪神再也没有出现,让他潜意识已经以为这是一个梦境。
雷神
选角 Loki Thor
故事梗概 Thor与Loki生活了几千年,在Thor的加冕盛典上Loki嫉妒哥哥-……


Tom一口咖啡喷到了剧本上,

评论

热度(74)

  1. 七月炎炎平康坊 转载了此文字